同人文放置处,主博@后院十二号

【ケモ彼】习惯相处(信长17年庆生文)【信真】


*信长视点

 

       和真琴交往进入第十个年头了。前两年明紫波退居一线,我终于当上了外科主任,真琴理所当然地成了副主任,工作上来说顺风顺水。这么多年我爸妈也把他当成第二个儿子就快对他比对我还好了,有时搞不清该吃谁的醋。嘛,最爱真琴的人是我这点不用质疑。作为对手,作为爱人,真琴是无可挑剔的,和我一样受到万人瞩目也是无可厚非的……

       “简单来说,绯田医生是感到寂寞了吧?毕竟德川医生被邀请单独去国外参加一个月的会议呢~”真是不巧,今天我的休息时间竟然和大白葱撞上了,和政宗聊天的时候被他旁听到了感觉真不爽。“你为什么会在啊……!”我皱起眉头一脸不爽地瞪了他一眼,他笑嘻嘻地把椅子拖到政宗旁边双手搭到椅背上坐下,露出一副夹杂好奇和引起趣味的神情继续说:“这次邀请德川医生的是兽症研究的权威医师威廉教授,是个大人物啊~听说石黑医生也非常崇拜他。这么稀有的机会肯定不能错过的吧?”“唔呣,正如丰白所说是一个难得的机会呢!”政宗跟着点了点头,接着用担心的语气问我,“不过你很久没离开真琴这么长时间了,没问题吗?”“不要把我当成幸村那种需要照顾的孩子。”我半逞强地摆了摆手,“如果真琴决定参加了的话我会尊重他的意见的。”“嘛,绯田医生这么说了我们也不好说什么了呢~”讨厌的大白葱含笑地抛下这么一句之后走出了休息室,政宗安慰地拍了拍我的肩膀也出去了。我放松肩膀靠着椅背,想着真琴的脸正要闭眼小睡一下的时候,又有人进来了。正心烦不满地在心里抱怨谁啊的时候,感觉到了熟悉的气息马上睁开了眼睛抓住在我面前的人的手,果然是真琴,看上去被我突然的举动吓到了僵在原地。

       “你醒着啊……”回过神来的真琴在我旁边坐下,我毫无顾忌地靠着他的肩膀又闭上眼睛喃喃说道:“借你肩膀睡个十分钟。”“好好好。”真琴这温暖的感觉接下来有可能一个月都不能感受到了,现在任性一点也没关系吧。漫无边际神游了一下我陷入了深眠,等到醒来的时候我已经是靠着真琴的膝枕躺在几张拼起来的椅子上了。抬头看真琴也睡着了,伸手摸向他安详的睡脸,真的百看不厌。他似乎感应到了我的触碰,也有可能是浅眠,长长的睫毛扑腾了几下睁开了眼:“信长,醒了?”“真琴,早上好。”我伸出双手强硬压下他的头来了一个深吻,结束时他的喘息扑在我脸上,痒痒的。这种姿势实在不舒服,远远还不能满足的我起身坐到真琴身上继续亲他,大概还保有一点清醒意识的他作着无谓的抵抗:“万一有人来了……”“不用管他们。”我正要继续的时候,竟然被真琴说中了有人推门进来了:“刚才今河医生和别所医生好像要找信长?”“真琴好像也来休息了吧……”“啊!”“啊……”和浅日交谈中的庆次保持着推门的姿势僵在门外,浅日羞红了脸手足无措,我用可以杀人的眼神盯着他俩,庆次因慌张而结巴了:“呃……我们……真琴……呃……你们……你们慢慢来!我们先出去了!!”两个人脱兔一般迅速关上门逃离了。“哈……”我瞬间没了兴致站了起来,真琴恢复平静整理了一下衣服也站起来说:“回去工作了。”看到有点失落的我他凑上来亲了一口脸颊,被他可爱的举动刺激到我也回亲了一口,真琴笑着说:“今天一起回家吧,两个人都没有手术的话。”

       久违的一起回家,和真琴并肩走到医院门口前的那排树旁边发现开始有枯黄的落叶堆在树根了。“真的是秋天到了呢,天天困在手术室都没发现。”“是呢。”和真琴的家常闲话也是习惯成自然了。他突然主动说起了我在意的话题:“对了,威廉教授的邀请……”“果然要去吗?”我马上就问了出口,两个人同时停下了脚步,真琴看着夕阳我看着他的侧脸。然后他也看向我,摇了摇头:“我推荐了三成让他去。”“可这不是难得的机会吗?你不用顾忌我的。”虽然我这么说但一半是违心话。“……是我不想离开你这么久。”能直接说出来,这十年真琴也变化不少了。“真琴……”我握住心爱的人的手,和真琴一起总是被幸福满满地包围,当初和他在地下室的相遇,就是命运注定了我们的一生了吧……

 

*“啊,但是我会参加威廉教授的另一个短期会议,这一周不会经常在医院了。”

“我怎么没有听说过!”

结果据护士们所说绯田主任暴走了整整一个星期。

评论
热度(1)
© 次元边缘阶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