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人文放置处,主博@后院十二号

【家教】Restart【6927ver.】【骸纲】

       桌子上台历用红笔圈住的日期告诉骸已经是第二十七天。

       而纲吉依旧睡得安详,没有丝毫醒来的迹象。

       意外的发生往往只需要一瞬间。

       一瞬间之前,纲吉带着羞涩的微笑手里拿着东西,在街道那边对他挥手。

       一瞬间之后,他看见纲吉躺在失控的货车下,从身体不断涌出的血像朵妖艳的玫瑰花,深深地刺痛了他的眼睛。

       原本拿在纲吉手上的东西被甩到三米之外,里面装着已摔得不成形的蛋糕。原本应该是要帮骸庆祝生日的。

       命中注定的相遇从来不需要理由。

       刚打完架的骸拖着疲累不堪的身体闯进了一条暗黑的小巷,找了一个最隐蔽的角落,背靠着墙壁闭上了眼睛。右眼隐隐的灼热让他也不禁有点急躁起来。难受的感觉越来越频繁,只能靠不断的打架来缓解。到底自己为什么会有这么一只被诅咒的眼睛呢……

       手电筒的光束由远及近越来越强,骸的身体条件反射地跳了起来,手捏住来人的脖子:“谁?”同时他也看清楚是个深棕色头发的娇小少年,由于过度惊恐睁大了眼睛直视着他。

       也许就是那个时候,骸沉溺在那样纯洁无瑕的瞳眸里不能自拔了。

       少年慌乱地辩解,他只是来找一只无家可归的流浪猫,而且它每天晚上都会在固定的几条小巷出现,所以要找也不是很难。平时他来都没有其他人在,偏偏今天却……

       骸看他一副快要哭出来的表情,提出了连自己都不敢置信的建议:两个人一起找。当然,最后也找到了。当看见少年兴高采烈地将带来的食物喂给那只猫时,骸也被那笑容感染了。

       分别的时候,少年将自己的名字告诉了他。

      “泽田……纲吉吗……”骸低喃着,这个名字像具有魔力一样,他的右眼不再灼热。

       骸又买了一大篮子的水果,堆在纲吉病床上。

       纲吉最喜欢吃水果。他说,吃的时候,水果的那种清香,比蜜糖还要甜,会让整个人都甜蜜起来。

       骸坐在纲吉病床边,大口咬了凤梨。有点清甜,有点酸涩,就像骸认识了纲吉后每一天的心情。

       两人渐渐熟悉起来,相见的地方也不仅限于初次见面的小巷。骸就读的黑曜中学虽然在纲吉的隔壁镇,但他经常逃课过来找纲吉,哪怕只是见到背影,否则就整天无法安心下来。这样的事情发生得频繁了,骸有意识地察觉到,自己对纲吉就像毒品上瘾,已经完全无法脱离了。

       于是,某个两人一起散步的晚上,毫无预警地,骸强吻了纲吉。

       压抑了太久的感情,随着这一吻全都宣泄了出来。措手不及的纲吉紊乱了呼吸,嘴里泄露出的气息也带上了情欲的意味。

       只是,他终究还是清醒着。于是,骸被打了。捂住半边脸颊的骸眼睁睁看着纲吉带着粗重的呼吸受惊地逃走,没有追上去。

       此后的两个月零十八天,骸再也没有见过纲吉。

       直到两个月零十九天的下午。骸差点把站在黑曜中学门口那个娇小的身影当成是幻觉。还在不敢置信的同时,他清清楚楚地听到了纲吉的表白:

       “骸……我想了很久……我们,交往吧?”

       骸发誓,即使是成群夜莺的歌声,也及不上这后半句千万分之一的动听。

       半夜突然被打破玻璃杯的声音惊醒,骸本来就很浅眠。一直守在病床边刚才忍不住一时困倦起来,此时才被吵醒。然后,他以为自己太思念纲吉的缘故,所以,面前才会站着朝他微笑的纲吉。可是,当他颤抖着用手抚上纲吉的脸庞时,才确定了纲吉是活生生的事实。

       骸的高兴维持还不到三秒钟,纲吉略带迟疑的发问让他的心一下子掉进了冰窖:

       “不好意思,那个……请问你是谁?我们认识的吗?”

       第一次约会地点选在废弃的黑曜中心。尽管骸完全不明白那个地方到底哪里值得游玩,但却不想扫了纲吉的兴致。

       “啊,这个这个,记得以前有个很大的雕像,妈妈还把我放上去坐呢!”纲吉很雀跃地向骸介绍着,脸上洋溢着天真烂漫的笑容,一直印在了骸脑海的最深处。

       太阳快要下山的时候,两人在染满金黄色阳光的树林间拥吻,世界仿佛停止了转动,只剩下他们能听见彼此的心跳声。

       『不用山盟海誓,却比其他恋人都要长久。』

       遇见你之后,我一直都这么相信着的。可是现在,开始的是命运的玩笑游戏么?那可真是,最棒的讽刺剧啊……

       纲吉醒来的第十八天。

       骸还是一直守在床边,面对已然失去记忆的纲吉,他谎称自己以前是纲吉最好的朋友,而纲吉也没有怀疑地相信了他。

       许久不曾来袭的灼热感觉出现在右眼,面对纲吉时痛苦更甚。骸觉得自己一天比一天急躁,有什么东西要从身体喷薄而出了。他的脾气也变坏了,连医生和护士要来进行例行检查,触碰到纲吉肌肤的时候,也会毫不犹豫上前阻止。为此医生护士们都不敢接近这间病房了。

       与此同时,骸开始了疯狂的地毯式搜查,要把撞伤纲吉的肇事司机找出来。凡是阻拦他的人,都被毫不留情地杀了。

       这天接到消息的骸又要匆匆地出门,却被纲吉轻声唤住了脚步。纲吉满脸担忧地伸出手,摸了一下骸明显消瘦了的脸:“骸,你最近的一段时间都睡不好吗?事情很多很忙,也要停下来休息一下啊,脸色很不好……”

       骸一瞬间恍惚了起来:面前的纲吉,跟未失忆前的他并没有多大差别,所以,才会让自己那么死心塌地,为他几近疯狂。自己的双手为他沾满鲜血,而他,对此却一无所知……

       最终骸没有解释什么就走了。

       还是那条小巷。骸手里握着三叉戟,一次又一次地往不断求饶的司机身上插。他毫无感情冰冷地笑起来:“很痛苦吗?可是我的纲吉所受的痛苦,比这样的还要大呢。”司机快被刺成血人了,伸出满是血的手死死地拽住骸的衣角。

       后面响起声音:“你在做什么?不要这样!”“吵死了!”被别人劝阻早已习惯,骸看也没看就从司机身上抽出三叉戟往后一插。

       “骸……为……什么……”骸再一次以为是自己的思念制造出了幻觉,他怎么也不相信,站在自己面前身体插着三叉戟的,会是纲吉。直到纲吉倒在怀里,温热的鲜血溅了骸一脸。天上下起了雨,像是谁的恸哭……

       一条暗黑的小巷。

       一道手电筒的光束划破了黑暗,拿着手电筒的人右眼是妖异的红色。光束所及之边缘,隐约看见一个抱着膝盖坐在地上的身影。

      “你在找一只流浪猫吗?”

      “不是……我在找人,可是怎么也找不到……”

      “那个人的名字是什么?”

      “骸……六道骸。”

      “那你就天天待在这里守候吗?”

       没有回答。

       拿着手电筒的人也没有追问,转身的瞬间似乎有晶莹的液体飞向四周。身后的声音迟疑地响起:“……骸?你就是骸,对不对?”

       纲吉站了起来,艰难地想要确认,尽管头和被三叉戟插进的地方都在隐隐作痛。

       谁按下了restart键。

       命运的玩笑游戏,再次重新启动。

评论
热度(1)
© 次元边缘阶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