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人文放置处,主博@后院十二号

【家教】守护【兔子14年庆生文】【骸纲】

       深夜的彭哥列十代首领办公室依然灯火通明,投射在窗户玻璃上的是他略带疲倦的身影。终于他放下手上的文件,走到沙发上坐着闭上眼睛休息。一股浓雾在他身边渐渐幻化成人形后散去。他——泽田纲吉连眼睛都没睁开就开口问:“今天又是这么晚辛苦你了,骸。但是为什么又要在我膝盖上休息?”“工作结束了在我的专属膝枕上休息不是定番吗?”六道骸气定神闲地侧躺着,完全不觉得有什么不妥。纲吉为太过疲倦和已经习惯了的自己感到无奈,竟然连吐槽都懒得了。“Buonanotte(晚安)。”纲吉觉得骸是不是吃错药了,换了平时早对他动手动脚骚扰一遍才会心满意足地溜掉,今晚居然只是轻轻地亲吻了额头就不见了。“是因为任务吧……”自言自语了一句,敌不过睡魔的纲吉沉沉睡去。

       ……“十代首领!早上好!起床了吗?”狱寺也依然是一贯风格风风火火地推门而进,半眯着眼视界模糊的纲吉从沙发上坐起来含糊地回应了一句“早上好”。“你的蠢样就算再过十年也还是毫无改变啊。”接着进来的是里包恩(大人版),“骸的潜入看来很顺利,今天或者明天约瑟夫可能就会请你去喝酒了。”“希望不要那么快……”纲吉站起来看了看窗外,乌云密布感觉会是个糟糕的天气。

       事实证明里包恩的猜测没错,甚至更糟,约瑟夫家族几年前是个默默无闻的小家族,自从新首领威尔·约瑟夫上任以来以雷厉风行不留情面的行事手段很快壮大了起来,觊觎着目前最大的彭哥列家族,而且听说威尔好男色,几次在酒会上见到他身边跟着的小男生都不一样,还跑来骚扰过纲吉。“那个好色老头这次要是再敢靠近十代首领就尝尝我的炸弹吧!”狱寺对即将见面的威尔充满了敌意,纲吉虽然也很无奈但是应酬还是有必要的,因为见过这次之后就再也不会见到这个人了,骸的任务也可以结束了。想着骸的事情,纲吉甚至忘记自己已经在长长的饭桌旁边,被那个猥琐的老头不怀好意地劝着酒。

       “泽田先生,这个酒味道很好的,赏面喝点吧?”威尔堆着肥肉的脸凑到纲吉脸颊边,因为不能带太多随从所以只有狱寺一个,还有威尔的一个样子平凡的随从。狱寺正红着眼睛一副随时准备拼命的样子,纲吉连忙使眼色让他要冷静,然后勉强挤出应酬的微笑:“约瑟夫先生,我实在不能喝酒,允许我用那边的果汁代替吗?”“泽田先生,你这是不给我面子啊!”威尔死命地把酒杯杯沿往纲吉嘴边送去,尴尬摆着手的纲吉干笑着退后。不知道是有意还是无心,威尔手上的酒杯在推搪的时候摔到了地下。“呃……”纲吉无奈地看着地上开花的酒杯碎片,然后看看眼前瞬间变脸的威尔想解释一下,谁知道威尔马上掏出了手枪抵上了他的太阳穴。“十代首领!色老头你这是想干什么!”狱寺气炸了掏出炸弹眼看就要扔过来的时候,另一把手枪对准威尔的心脏。威尔惊恐地回头嚷道:“维托,你背叛我?”“kufufu,背叛你?我从来就没效忠过你。”那个平凡样子的随从一下子变了模样,在纲吉眼前的是熟悉的六道骸的身影,“意图杀害彭哥列十代首领,光是这点你就要准备好从这世界上消失了。“等下,骸,先不要杀他……”纲吉话音未落,威尔动作迅速地扣下扳机,千钧一发之际骸比他动作更快,他的胸前马上盛开了一朵血花,不美丽而血腥。

       “咳咳……骸……”纲吉被威尔尸体撞倒了跌坐在地上,脸因为刚才脖子被掐变得潮红。狱寺担心地想要冲上去问候,然而骸比他更快冲到纲吉跟前伸出右手捏住纲吉的脸,少有地情绪激动地质问起来:“泽田纲吉,你的天真和愚蠢到底要什么时候才能改变?”“骸……”纲吉无法说话,一旁的狱寺生气地想帮纲吉却被骸一脚踢到墙边去。“不够心狠手辣的话刚才被干掉的是你,还是说你还有什么理由要帮那种人求情?”骸两只眼睛都红了,纲吉抓住他的手臂,心里明白威尔无恶不作早就罪有应得,只是他想到威尔这么一死,他的家族短时间内会陷入混乱,然后会有家族成员来复仇,恶性循环最后受伤害的还是无辜的人。“你这种优柔寡断的想法,无论过多少年都不会改变吗……”骸仿佛心有灵犀,松开手让纲吉整个人躺到地板上,然后随着白雾消失了。然而纲吉看到,他消失前脸上的神情既哀伤又悲愤。

       不出意料地回到办公室被里包恩用子弹教训了一顿,纲吉带着破烂的身体进去浴室洗澡。用力地搓着身体,看到自己几乎没有伤痕的皮肤,心里有点复杂的情绪正在涌现,不经意地眼角余光扫到身后,一束蓝色的发丝正在摇晃。“骸!”纲吉吓得差点掉了手上的肥皂,骸一反常态地没有用话语调戏他而是抓住了手臂。“干,干什么?”纲吉还以为要贞操不保了,战战兢兢地开口问。“作为一个首领,身体竟然连一个伤口都没有,你认为是谁的功劳?”“……”过于正经的骸让纲吉措手不及,不过这个问题的答案,他马上就能回答,然而却迟迟没有开口。“为了这个迟早属于我的身体,你的那群仆人也挺努力的。不过与其不知道什么时候会因你自己的愚蠢而葬送性命,干脆现在就夺去算了。”骸伸出舌头舔了舔纲吉的脖子,顺便把他的双手用自己的右手反剪在背后,两个人的姿势十分地暧昧。纲吉努力克制着自己,将自己察觉到的不妥变成疑问扔给骸:“骸……你是不是在约瑟夫那里……看到了什么?”感觉骸一瞬间松开了手,但是纲吉不想挣脱。“瞒不过的超直感是吗。”即使看不到表情纲吉也感觉到了愤怒和悲伤,“他的地下实验室,和我以前逃出去的那个感觉一样,令人作呕。”纲吉沉默了,但是他转过身,轻轻地抱住了骸。“你这是在挑逗我吗,彭哥列?”骸立刻恢复成平日轻佻的模样,纲吉涨红了脸想要解释却被毫无容赦的骸扛起来扔到床上去了。

       ……腰酸背痛的纲吉躺在床上完全无法动弹,用眼睛诅咒着床边那个悠然自得只穿着内裤的家伙。“得到教训了吗,我的彭哥列?”骸带着戏谑的笑容拉起纲吉的手,亲吻了一下指环。“这样的教训我宁可不要……”纲吉不知道为什么反而觉得安心了,他,和骸还活着,在这种每天都有人死去的黑手党环境里。“……但是你的想法还是依然天真啊。”“骸我们去散步吧!就我们两个人!”纲吉连忙慌张地转移话题,骸坏心眼地压了上去让他吃痛地叫了一声:“就你这样的身体吗?……不过,外面是个好天气。”骸和纲吉同时望向窗外,明天也会是个好天气吧。

评论
热度(5)
© 次元边缘阶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