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人文放置处,主博@后院十二号

【俺!系列】新年前夜

*未攻略人物有OOC预定(白雪是这种性格来着?

*迟来的祝朱雀(1.2)和今天的修次生日快乐!

*大部分是全员向略带私心CP倾向

*写完感觉人真是太多了

 

       “大晚上去看海,只有会长才想得出来的主意……”瑟瑟发抖的唯夹在一群高大的男生中间显得分外娇小。“能和唯一起看了海我觉得没问题!”左边的彰笑得一脸爽朗,右边的修次也对着唯微笑:“我也有同感。”“但是啊……你们不觉得很冷吗?”唯因为寒冷无力吐槽。“公主,你很冷吗?需要我的外套吗?”身后和京弥、八代并排走的零司关心地凑上来体贴地说。“嗯,谢谢你的好意,不过不用了。”“一条,你是对本会长的建议有什么不满吗?”走在前头的环停止了和悟史的交谈,用犀利的眼神威吓他。“环!比起那个病弱公主,更多关心一下我啊!”紧抱着环左手像要吊在他身上的陆使出了平常的撒娇语气,悟史冷静地说:“环的奇怪想法又不是第一次出现了,公主你差不多也该习惯了。”“真是的……为什么连我也要来……”修次旁边的イクミ还在碎碎念。“好了,你们都看完海准备去温泉旅馆了,打起精神来吧。”和虎用一贯的慵懒语气适当地给唯打气,隼人在一边附和般优雅地点了点头。“我想快点去泡温泉!大家快点走吧!”果然唯开心得蹦蹦跳跳了起来,其它人都带着无可奈何的宠溺微笑一起走向预定的温泉旅馆。

       “隔壁好像是一群高中生呢,真是青春啊~”透笑眯眯地对真珠说。“哥哥我们也不会输给他们的,对吧白雪?哈~啊……”眠边打哈欠边说。“嗯,如果没有这个哈欠的话……”白雪吐槽完毕,坐着优雅喝茶的彩兔微笑地说:“男人到老都是少年,有谁这么说过。”“怜?一直不说话是有什么事吗?”眠的注意力转向角落里没说话的怜。“这好像是我、白雪和茨城先生的房间吧?为什么大家都聚在这里了?”怜一脸疑惑。“当然是为了泡温泉啊!”一脸神气的铃首先抢答。“外面也有温泉啊?”“只有你们房间有室内温泉,当然是先泡了这个再去露天温泉!”“小铃没泡过室内温泉吧?真像个小孩子呢。”“你说什么?真让人不愉快!”铃又和透杠上了,头痛不已的真珠叹了口气对怜说:“姬夜,去泡温泉吧。”“啊!真珠先生太狡猾了竟然偷跑!我也要跟着去!”白雪不服地说,真珠摆了摆手有气无力地说:“本来就是露天温泉,大家一起去泡吧。”“怜走吧走吧!”白雪一把拉住怜的手兴致勃勃地打开房门,本来还在单方面对峙的铃后知后觉地叫起来:“等等,我也要去!”一群人往露天温泉走去。

       “认真看看,真琴你的真小啊。”举着酒杯半醉的光秀突然说了一句,真琴嘴里的酒差点喷了出来。“哇哈哈!不要灰心真琴!!”对面兴奋的政宗拍了拍水面,他旁边被溅了半脸水的幸村一脸嫌弃地低吼:“这个醉鬼!”“真小吗呵呵,可以把真琴切开来看吗……”信长也兴奋了起来,庆次恐慌地说:“糟糕,信长的开关又被打开了……”长政一脸天真地搭话:“真琴的哪里小啊?”庆次同情地拍他的肩:“没事,你不用知道……”秀吉愉快地不知道是安慰还是要趁机讨好地摸了摸真琴的头,真琴虽然无奈,不过难得的全员休假其实心里还是很开心的。

       大堂的乒乓球桌旁,浅葱和アヤメ正准备对战。“做好觉悟吧,冲田!!”アヤメ怒吼着发球,被浅葱轻松地回击了,然后两人打得难分难解。“真是精彩的对战呢,小姐你说是吗?”苍马抿嘴笑着,凛却感觉到那笑容背后的恐怖,敷衍地回答了一句:“是……是呢。”“好了好了,土方不要吓到小姐了。”レオーネ笑着按住凛的肩膀把他拉到自己和ファルコ身边,顺口问ファルコ:“下一场是谁和谁?”“我和原田吧。”ファルコ冷静地回答。“哦!ファルコ,拿出干劲来比吧!”站在附近的红叶大声爽朗地说。“真是的……”朱雀叹了口气推了一下眼镜,凛半是关心半是好奇地问:“这种距离不戴眼镜看不清球吗?”“是啊。”“毕竟拿下眼镜就看不见了呢……”凛想起之前进朱雀书房被他慌张地拜托找眼镜却原来只是看完书顺手放在书架上忘了拿的事情了。“可恶——!!”アヤメ不甘的一声怒吼把凛的思绪拉回了现实,毫不意外赢了的浅葱得意洋洋地站在垂头丧气的他的身边,用一贯轻佻的语气说:“谢谢了,小アヤメ☆”“可恶可恶可恶!让小姐看到我这么难看的样子……”アヤメ越说越小声,凛连忙上前安慰他:“你打得很好了,不用在意!”“小、小姐!”アヤメ刚露出被主人安慰了的小狗般闪亮的眼神,一旁的浅葱丝毫不放过调戏的机会马上搭话:“输了还要小姐安慰,小アヤメ这样子真是难看啊~”“冲田——!!”“啊啊啊啊求你了浅葱先生不要再说了!!アヤメ也是,不要每次都上钩啊!”凛劝架都要累死了。

       “为什么猜拳输了啊……”唯、悟史还有八代三个人猜拳输了,被罚去买饮料。“那个会长是怪物吗,完全没有输过……”八代也是有点不服气地埋怨着。“放弃吧,环猜拳从来没有输过的。”悟史冷静地回答。“没办法了,快点买完快点回去吧……咦贩卖机前面有两个人在做什么?”唯走在最前面眼尖先发现了正在对峙的信长和秀吉。“能和真琴喝一样的是我!”“你在瞎说什么呢绯田医生,真琴说要喝我推荐的!”两人之间险恶的气氛一触即发,信长掏出了手术刀朝秀吉挥了过去,身轻如燕的秀吉迅速地躲开了。“危险!”已经靠近贩卖机的唯差点被误伤,八代和悟史赶紧把他护在身后。还没来得及质问,突然出现的真琴横插一脚在信长和秀吉中间喝住了这场无聊的争闹。跟着真琴过来的光秀挠了挠头,抱歉地对唯说:“啊……对不起啊小姐,我们这边的人给你们添麻烦了,绯田和丰白也过来道个歉!”“对不起啊,小姐。”秀吉真挚地道了歉,信长在旁边冷哼了一声也乖乖地道歉了。“我不是女生……”“万幸我们这边没有受伤,也请你们那边多加注意。……话说小哥也是关西人?”唯正想辩解的时候悟史得体地作出了完美回复,注意到了秀吉的关西腔饶有趣味地搭腔。“啥啊!原来小哥也是关西的啊!俺也是呢!”秀吉和悟史马上一见如故地聊起天来。“等等,藤吾前辈,我们还要快点买饮料回房间呢!”“说得也是,太迟会被环唠叨的。很高兴认识你,丰白先生。”“噢!玩得开心点!”秀吉摆了摆手,真琴走上来真的很抱歉地对唯又道了一次歉然后两队人各自分开回房了。

       凛一行人打完乒乓球出了汗去泡温泉。正打算随大众一起脱衣服围浴巾的凛被涨红脸的アヤメ结结巴巴地请到另一边的更衣室。“アヤメ真是的,我现在又没有穿着女装,没有必要单独换衣服吧……”凛脱得只剩一套贴身衣服的时候,神色慌张的怜突然冲了进来。没想到会有人的怜一时间僵住了,凛闻到了一股很诱惑的味道手脚不听使唤地扑到了怜身上,这自然是因为怜脖子上的抑制装置坏掉了。“小姐……”本以为这里没人可以打抑制剂的怜失算了,一下子不知道该不该推开凛。“怜!”“茨城先生?!”救世主一般出现了的是眠:“看到你神色有点不对就想到大概会是这样了,这位小姐由我来拉开……你快点离开!”怜知道眠已经在竭力抵抗了,赶紧点了点头离开了。“……想着我们家小姐这么久还没换完衣服过来看看,可以解释一下发生了什么吗这位先生?”门外响起浅葱不紧不慢的声音,眠一开始以为是怜的事情暴露了,然后才发现浅葱关注的是凛靠在自己身上姿势暧昧。眠把还处在迷糊状态的凛扶正,微笑着说:“你家小姐似乎不太舒服差点晕倒,我刚好经过就帮一下忙。”“哼~?”浅葱盯住他看了半晌,最后拉着凛走了。

       回到房间的唯发现多了几个不认识的人,偷偷地问修次:“他们是谁?”“听说是隔壁房间的来串门。”正和陆还有彰聊天的白雪看到他凑了上来:“初次见面,你就是那位公主吗?”“唔唔,嗯?”唯用“到底是谁说出去的”杀人般的眼神投向屋里熟人,然而不是环和铃在进行意义不明的贵族争吵就是透、真珠、和虎围着喝酒隼人在一旁看的情形,修次只有苦笑,イクミ压根不在屋内。“好可爱!本来以为只有走廊对面房间有这么可爱的孩子原来隔壁房间也有!”面对突然兴奋起来抓住他双手的白雪,唯虽然有点困扰不过还是露出了平常穿公主装时的微笑。“快看快看,我的指甲油颜色好看吗?”白雪炫耀般地张开十指,唯点了点头,他高兴地继续说:“那过来我们房间我给你涂!对了顺便去拜访下走廊对面那个孩子好了!”“咦?”唯不明所以就被带着走了。

       “小姐没事了吧?”“没事吧,小姐?”其他人还在泡温泉,浅葱把凛扶回了房间,留守的意大利组两人都很关心地问了好几遍凛。“没事,谢谢,レオーネ先生,ファルコ先生。”凛也说不清自己当时的情况,不过身体没事他也没太在意了。“那我也去和土方先生他们泡温泉了~顺便捉弄一下小アヤメ吧☆”“浅葱先生,不要太过捉弄他了……”“好,好~”完全不像有把凛的话听进去的浅葱摆了摆手走掉了。“晚上好!”白雪和唯过来串门了,凛疑惑了一下也回了句晚上好。“我要给这位公主涂可爱的指甲油,小姐也一起吧?”“什么?”“给小姐涂指甲油?我可以一起吗?”レオーネ眼神发亮,白雪爽快地答应:“可以哦!”于是最后四个人一起到了白雪他们房间,怜回来看到凛吓了一跳。白雪拿出自己的私服想给唯和凛穿,奋力抵抗还是被套上了可爱衣服的两人夺门而出,碰上正好走到一起的イクミ和朱雀。“染谷前辈(朱雀先生),帮帮我!”唯拉过イクミ,凛拉过朱雀分开跑回自己房间了,然后又不出意外地被众人调戏了。

       “这间旅馆很热闹呢……”和唯、凛擦身而过的真琴回到房间,听到他这么说的庆次从和长政还有幸村的甜食聚餐中抽身出来回答:“热闹也挺好的吧。”“大叔已经跑不动了,只想在暖炉里喝点小酒吃点鱿鱼过新年……”光秀懒洋洋地躺着。“就是这么说才一股大叔味……”真琴冷静地吐槽。政宗不知道从哪里掏出了相机招呼大家:“嘛,嘛,大家一起来拍纪念照片吧!”结果为了争能站在真琴旁边位置的信长和秀吉差点又打起来,劝架、打闹,场面一时混乱了起来,虽然是这样但真琴很开心。明年也能和大家一起迎接新年就好了。看着大家的笑脸他不禁这么想,其它房间的唯、凛和怜大概也是同样的心情吧。

评论(3)
热度(3)
© 次元边缘阶梯 | Powered by LOFTER